首頁 > 正文
一條母親河的生態涅槃:豐都龍河成功創建全國首批示範河湖

龍河國家濕地公園風光 攝/林登周

龍河國家濕地公園綠道 攝/高潔

龍河國家濕地公園九溪溝大橋

網格員清理河道垃圾 攝/高潔

龍河濕地公園美景 攝/高志相

  豐都龍河成功創建全市唯一、全國首批示範河湖。

  巍巍武陵山,縱橫千里;滾滾龍河水,浩蕩磅礴。

  龍河,豐都的“母親河”。作為長江與武陵山區的連接帶,長江上游生態屏障的最後一道關口,龍河對保持武陵山區生物多樣性與生態功能,保護長江中下游地區生態安全,承擔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去年11月,龍河(豐都段)成為全市唯一被國家水利部納入《全國首批示範河湖創建名單》的河流。一場對龍河山水林田湖草的綜合治理,旋即展開。

  365個日日夜夜,豐都人夜以繼日,克難攻堅。一年後,喜訊傳來,龍河(豐都段)全國示範河湖建設高分通過水利部驗收。一幅“河暢、水清、岸綠、景美、人和”的生態畫卷,在龍河沿岸徐徐而展……

  上下協力共治 加強監管護“母親河”

  11月20日下午,初冬的重慶尚未打開寒冷模式,高照的豔陽晃得人睜不開眼。豐都縣三合街道羅山村村級河長秦闖照例拿着那根3米長的網兜,來到了離家不遠處的龍河邊。

  秦闖可不是來撈魚的。相反,他是要給魚兒們一個更好的生存環境。作為村級河長的他,每天都要開展巡河,打撈垃圾、制止捕撈都是他的分內之事。

  “垃圾越來越少,環境越來越好。我的事越來越少!”秦闖樂呵呵地説。

  “多與少”的變化,“秦闖”們和沿河羣眾感同身受、喜聞樂見。龍河沿岸,像秦闖一樣的村、鎮兩級河長足有40多名。往上,還有縣級河長、市級河長齊抓共治,形成了“市級河長主督、縣級河長主治、鎮村河長主巡”的分級責任體系。

  在此體系下,豐都創新推行“一河三長”河道綜合管護機制——在黨委、政府領導擔任河長的基礎上,由人大、政協領導擔任河流督導長,充分發揮人大法律監督、政協民主監督的職能,促使各級河長履職盡責、落地落實;由公安系統領導擔任河流警長,強化對涉水違法行為、案件的查處打擊,暢通行政執法與行使司法銜接渠道,有效維護河流管護正常秩序,形成執行、監督、執法三位一體的河道綜合立體治理格局。

  “一河三長”之下,是103名網格員。豐都以網格化管理為關鍵,打通河道管護環節“最後一公里”。出台《龍河三級網格員管理辦法(試行)》,由網格員對責任河段每月開展不少於22次的常態化巡河護河、問題排查,推動實現“河道無垃圾、河岸無違章、河中無障礙、污水無三排、生態無破壞”的管護目標,織密織牢河道管護網。

  扮靚母親河,不僅需要自上而下層層落實“管”,還需要沿河羣眾自下而上協力“撐”。豐都以探索實踐退耕還濕政策為突破口,解決農户承包經營地佔用河道問題。

  針對因土地確權和河道劃界工作的時間差,造成部分合法耕地劃入河道範圍內的問題,豐都創新建立退耕還濕補償機制,制定政策標準。退耕還濕區域全部種植經果林形成護岸林帶,既解決了退耕後老百姓的收入問題,也保護了河道岸線生態,妥善處置了河道管理與土地承包經營之間的矛盾,得到羣眾普遍認可和支持。

  “上”與“下”的協作,不僅體現於縣內。龍河發源於七曜山,在我市流經石柱和豐都。龍河治理,不能閉門造車,必須上下游跨界聯動。

  豐都搭建起跨界聯動治理的新平台。以落實橫向生態補償機制為重點,壓實跨界河流聯防聯治責任。推行全流域共建示範河,流域內石柱縣、豐都縣形成“聯席會議制度+信息共享、聯合巡河、聯合執法、應急處置協同、區域生態補償”的“1+5”共治機制,搭建跨界河流共管共治工作平台。通過建立落實流域橫向生態保護補償機制,以區縣雙方交界斷面水質為依據參考,有效壓實“統籌上下游、左右岸,加強系統治理”等工作責任。

  該舉措自實施以來,龍河豐都段水體感官良好,水質基本穩定保持在Ⅱ類標準,實現優於上游來水水質目標,獲上游區縣生態補償資金200萬元。

  全面體檢摸底 修復生態建“示範河”

  一場全面的“體檢”,是讓“母親河”重獲生機的關鍵。

  豐都明確了河流系統治理的新方向——以開展河流健康評價為契機,實現對河流有效保護和合理開發的科學決策。

  豐都率先開展龍河健康評價工作,實施水質、水量、河岸帶、水生生物、公眾參與等方面的調查與補充監測,依託實地調查與歷史數據,對盆、水、生物、社會服務功能等準層進行賦分評價,系統診斷、全面掌握河流水資源保護、水質變化、岸線利用、生物多樣性保持等情況,查找出影響龍河自然生態格局的關鍵薄弱環節。重點針對得分較低的龍河流量問題,綜合採取科學措施,終結了龍河干流部分河段長達22年斷流的歷史。

  同時,豐都以標準化體系建設為統攬,實現河流管護水平提檔升級。創新推出龍河(豐都段)示範河湖管理標準化體系,建立起“一河三長共管、網格化管護、標準化巡河、聯合執法、河湖水域岸線管控、河長制工作述評”六大標準化河流管理機制,推動實現系統管理、精細管理,並將其固化形成可推廣複製的經驗,為重慶市乃至全國其他地區的河長制工作及河湖管理提供了示範和參考。

  此外,豐都還以大數據智能化為引領,推動河流管護常態長效相結合。推動水質監測站、水位站、視頻監控點建設,整合山洪災害、中小河流水雨情等系統數據,並利用無人機、衞星遙感等手段開展全方位立體巡河和信息採集,實現龍河干流實時監管,充實形成“智慧河長”系統,確保問題及時發現、高效處置,有效提升河湖空間管控能力。

  龍河流域人口多、場鎮多、工礦企業多、車流物流多、畜禽養殖量大。如果説各種整治行動是去除病灶,那麼生態恢復,就是讓龍河固本培元,重獲生機。

  “河水像鏡子一樣,經常能看到三五隻白鶴翩翩起舞,運氣好還能看到鴛鴦!很多攝影愛好者前來拍攝。”雙路鎮安寧場村村民張放,這樣形容龍河沿岸的濕地公園。

  張放的記憶中,龍河已經重新變成了自己小時候的模樣。河中洗澡的小孩、河邊唱歌的姑娘、河岸散步的老人越來越多。

  龍河沿岸,不少村民都有和張放類似的感受。瘡痍,正在癒合;一切,都在重生……

  一年來,豐都致力構建山林綠化帶,築牢坡地生態屏障,對流域內露天廢棄礦山、自然災毀地、廢棄渣場及土石場實施生態復綠,完成紅線範圍內1.95萬平方米拆遷建構築物區域的林草補植補造。

  全縣開展了5個鄉鎮的石漠化情況排查整治工作,明確治理點位,完成封山育林48公頃,累計植樹520畝9.6萬株、植被恢復595畝、新造林1300畝,有效防止水土流失,沿河區域森林覆蓋率大幅提升。

  豐都還建設了水美景觀帶,扮靚河岸景緻,開展沿河河岸、環湖綠道防護林建設,新栽植喬木2.8萬株,撒草籽面積約18.7萬平方米,形成30公里綠化帶、10.08公里濱河綠道,河岸綠化景觀品質明顯提升。

  同時,拓展動植物棲息帶,提高生物多樣性。將龍河國家級濕地公園高品質規劃建設為城市郊野公園,推進龍河國家濕地公園建設,完成保家樓至魚泉子水生態修復工程。實施野生動物生態保護、鳥類繁育、紅嘴鷗保護等珍稀動植物保護工程,改造大河壩、甘壩子、魚沱壩等地小微濕地,流域內植被、魚類、鳥類分別達到930種、153種和124種,野生獼猴、鴛鴦等國家級保護動物,時隔20年在龍河重現。

  還民一河綠水 造就致富“幸福河”

  “河水中牛背鷺在嬉戲、捕食;河岸邊繡球花競相開放;古樓旁有參天古樹下納涼休閒。”今年9月,主城遊客劉明明在打卡豐都縣三建鄉保家樓時,深為這裏的景色折服,在社交媒體上寫下這樣的文字,推薦親友前來遊玩。

  三建鄉曾是市級深度貧困鄉鎮之一,龍河生態的改觀,成為它脱貧攻堅的重要動力。

  龍河(豐都段)全流域基本上被國家濕地公園和縣級濕地自然保護區覆蓋,沿線建有石板水、魚劍口2座庫容式水庫,湖庫段河道長度佔河道總長度的43.7%,擁有得天獨厚的景觀資源。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三建鄉鄉長任正義説,以前的龍河,河灘荒蕪,雜草叢生,加上交通不便,一家人守着幾畝荒地,耕種幾十年怎能不窮。近年來,龍河生態修復背景下,也給三建鄉帶來了脱貧致富的契機。

  在豐都縣委、縣政府的支持下,三建鄉完善配套設施,引進企業在綠春壩村打造了500多畝集花卉景觀、特色文化、鄉村民宿於一體的農旅融合花卉產業園,一下子讓三建鄉的鄉村旅遊火了起來。

  僅在今年,保家樓美麗鄉村示範點便接待遊客3萬人次,實現旅遊綜合收入500萬元。特別是精緻別樣的“花澗小廚”,成為豐都市民暢遊龍河的網紅打卡地。這裏的民宿一到節假日,大多一牀難求。

  這樣的變化,受惠最多的是當地村民。不少在外地打工的人選擇了回鄉打工或者創業,留守當地的農民很多也依託景點和農家樂做起了服務業。

  三建鄉的情況,在龍河(豐都段)沿岸許多鄉鎮都在發生。在龍河生態建設的基礎上,豐都形成了城鄉統籌發展、人水和諧的新格局。

  豐都以產業佈局優化調整為着力點,實現生態效益與經濟效益齊頭並進。立足龍河山區河流特徵和沿河產業經濟佈局,對流域內露天廢棄礦山、自然災毀地、廢棄渣場及土石場實施生態復綠,並在騰退區域佈局建設河岸沿線經果林經濟帶、濕地公園和親水設施,結合鄉村旅遊示範點建設,集中力量美化靚化河段重點部位、關鍵區域,助力沿河羣眾脱貧致富,形成林果經濟+市民休閒+生態效益的良性循環格局,讓生態環境改革帶來的紅利更廣泛地輻射沿河城鄉居民。(張亞飛 劉茂嬌 圖片除署名外由豐都縣委宣傳部、豐都縣河長辦提供)

編輯: 劉磊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788207